首页 >> emc全站app网址

《林深见鹿》靳东花式追爱李小冉(中)

  《林深见鹿》靳东花式追爱李小冉(中)《林深见鹿》电视剧是由臧溪川执导, 靳东、李小冉、岳旸 、黄家婧、牛莉、张瑶、徐百慧、王梓权、曹磊主演的电视剧。

  生活的浪潮卷着所有人前行,你可以迎卷而上,也可以原地躺平。这是一场开卷考试,没有标准答案,可以互通有无,却无作弊招数。

  回顾林绍涛和简艾的感情,从大学的一见钟情到扛过毕业分手的魔咒,历经多年的风风雨雨走入了婚姻殿堂,每一步都是令人羡慕的模样。所以林绍涛万万没想过,人到中年在自己向行业发起改革进攻的时候,自己的家庭也走出了舒适圈。关于离婚的原因,简艾不曾向任何一人解释。她本想着离开北京去大理,却因为以前的工作经验被刘映霞临危受命聘入了VG中国助她解决优化危机。更巧合的是,她的前夫林绍涛竟然也杀回了VG成为了运营部总监。

  种种机缘下,原本就不想二人离婚的各路亲友,更是绞尽脑汁使出各种招数想让二人复合。林绍涛这厢要在职场上斩妖除魔,那厢要应对简艾和刘映霞的联手见招拆招,更别提还有自家损友们的各种内忧外患。到底是能重新抱得美人归,还是就此一别两宽,林绍涛和简艾这对太过知彼知己的对手,再次一起站在了人生的岔路口上。

  深情坚定,对待工作认真严谨,满怀热血地投身本土化改革浪潮;对待爱情从一而终,真心诚意地守护*初的浪漫与美好。坚持自己的选择,不是一意孤行的执拗,而是对生活的热爱和永不被磨灭向上的希望。

  简艾是个高智商的美丽女人,她不甘心在家做家庭主妇,她不甘心依附于林绍涛。独立清醒的现代女性,从婚姻的泥潭中及时抽身,在属于自己的战场上大放光芒。她渴望自由,渴望实现自我价值。

  公司总裁,是个对外精明睿智,对内贫嘴温暖的人物。与林绍涛和贾宽是多年的同窗好友,进入社会后,三人在家庭和事业上也互相帮助扶持。

  简艾谢谢周一鸣的坦诚,她的反应和周一鸣料想的一样,周一鸣顿时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好还是坏了。晚上简艾下班回家,武清难得下厨做了一桌子菜等她回来。饭桌上,武清善意地撒谎说自己前阵子把大理房子卖掉了,拿钱做投资赚了一些钱,如果简艾还想要那套房子,抑或是重新买一套新的都可以。已经知道真相的简艾直截了当地让母亲把钱还给林绍涛,武清强撑着继续演戏,可还是抵挡不住女儿如火炬般的目光,直到简艾说自己和李叔叔通了电话。

  武清尽力维持的平和和冷静瞬间破碎,忍不住进屋关起门。简艾亦有些不忍,但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。她已经知道武清抵押房子,把钱都给了李叔叔,让他的公司度过难关,可没想到李叔叔的公司一直赔钱,到头来把大理的房子也赔进去了。简艾反思自己,这件事她也有责任,她和武清的性格都太像了,如果她们之间能多一些沟通,结果或许不是如此。听了简艾的话,武清心有触动地打开房门。这是她们母女俩头一次开诚布公地交谈,母女俩心情都挺感慨的。

  下属交上来的提案毫无新意,并且出奇地一致,林绍涛打回去让他们重新写。简艾分别约了周一鸣、林绍涛和贾宽去饭店吃饭。林绍涛过去的时候,看到周一鸣也在,周一鸣也看到了林绍涛,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,起身就要离开。没想到贾宽也来了,刚好开门撞了周一鸣一个满头包,随后走进来的是简艾。虽然林绍涛在场,但简艾不愿和他讲话,让老实厚道的贾宽传话。她其实非常讨厌林绍涛这种自作主张的行为,还总打着为她好的名号,*终她把卡还给了林绍涛。

  安迪找刘映霞谈话,肯定刘映霞想把行政部和人事部合并的想法很好,但同时也指出,这件事操之过急了。末了,安迪突然转移线流程招进来的员工,通常是只留一个季度。而一般来说,直接招聘比修改公司招聘章程更容易。刘映霞听出这话的意思,满怀心事找简艾过来,如果她想提前去大理,可以随时跟她说,刘映霞可以提前帮她结束M3流程。简艾没多说什么,只是表示暂时走不了,先等优化案结束了再说。

  周一鸣和林绍涛因为这事闹了矛盾,林绍涛把卡留下,还把这几天的利息一并转给他,看得出来林绍涛这回是真的生气了。林绍涛来VG已经有一段时间,公寓住所等还没落实,刘映霞特意让简艾跟贾宽去给林绍涛找住所。林绍涛决定把三个部门的合并同步推进,他也知道安迪不是破釜沉舟的人,所以必须要让安迪背水一战。简艾给林绍涛带来公寓钥匙等物品,车位也为他办理完毕。林绍涛不欲麻烦她太多,姜楠作为他的助理,却是尽职尽责地给简艾提出要求。

  孙伟达被裁员离开后,贾宽随即也从行政部调了过来,一过来就被运营部的一个小年轻来了一个下马威。对方话里有话,贾宽自然听得出来他是在讽刺自己以前上班摸鱼的种种行为。

  有人给孙伟达打电话煽风点火,激起了孙伟达的怒气,他本想把林绍涛的车弄脏,被一个电话打断了。通过他与对方的对话得知,他欲与人联手闹事。简艾工作很到位,林绍涛的新公寓东西齐全,沙发和家具等东西,均是按照林绍涛的习惯买的。姜楠有些感慨,却没有说出来。孙伟达撺掇几个同被优化的同事,打算在VG闹事,以获得更多的补偿。帮忙搬东西时,简艾穿着高跟鞋,不慎崴脚,姜楠赶紧带她去医院看医生。

  简艾不想让姜楠把自己崴脚一事告诉林绍涛,姜楠也的确没告诉,可贾宽发现了医院的发票,一旁的林绍涛问起来,姜楠无法瞒着,只好将简艾受伤一事说出。林绍涛心系简艾,电话通知下属取消明天的所有行程。他接着又联系周一鸣,让他把在保定专门治跌打损伤的大夫请来。周一鸣没有答应,林绍涛自知此事有些难为他,直接让周一鸣把孙大夫的地址和联系电话给他即可。第二天,林绍涛就把孙大夫带到简艾面前。

  孙伟达联合其他人写了一封抗议信,抗议信被发到各个主管以上级别的上级邮箱中,刘映霞因此斥责手下员工没做好保密工作。既然事情已经发生,安迪索性把这件事当成一件压力测试。孙大夫确认简艾的脚踝骨头没事,可能伤到了筋骨,贴上膏药,过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。孙大夫为人健谈,还以为林绍涛和简艾仍是夫妻关系,就多说了一些话,简艾听了很是无语。公司补偿方案被泄露,刘映霞打电话给简艾求助。

  简艾作势就要起身去公司,林绍涛亲自送她过去,甚至到了公司楼下,拦腰抱起她,仿佛简艾受伤很重似的。见到刘映霞后,简艾的态度与她截然相反,不仅不会对那些违反职工守则的人退让,还要追求其责任。刘映霞有些怀疑,毕竟简艾此前曾说要留在VG,简艾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可能怀疑自己。贾宽担心刘映霞扛不住,便跑去找林绍涛帮忙,林绍涛答应想想办法。这次的事很严重,如果没处理好,恐怕整个人事部门都会跟着遭殃。

  林绍涛问姜楠关于人事部这次遇到的事,姜楠资历还是太浅,她单纯地以为这次事件就是一次偶发事件。而简艾却看得分明,这次的事情,都是冲着林绍涛来的,这也是林绍涛来找她的原因。林绍涛说自己不是来找她帮忙,反而是来帮她,这件事的幕后黑手显然是在挑战简艾的战绩,同时也是挑拨简艾和刘映霞之间的关系。简艾本身不是一个好惹的人,依她自己来讲,她绝对会让这个幕后黑手意识到做错了。至此,两人暂时达成合作关系。

  姜楠进入会议室,向刘映霞传达林绍涛的要求,相关的行政命令已经发到刘映霞的邮箱。林绍涛还让姜楠给刘映霞带去四个字——大禹治水。

  人事部出的应对方案,刘映霞没让下属发一份给简艾,同时让人通知行政部安排车送简艾回家。刚好送简艾回家的人是贾宽,周一鸣也被叫来。贾宽答应帮简艾和林绍涛,哪怕这件事是背着刘映霞做的。他自称这么做是为了帮刘映霞,同时也是为简艾和林绍涛所干的大事帮忙。目前有十个人明确互相勾连,并且提出异议,包括中高层的孙伟达、市场部赵旭、公关部副总邹凯等人,剩下的人应该是被撺掇鼓动的。

  刘映霞现在的态度是妥协,但如果整件事就是一个阴谋,刘映霞这么做无异于抱薪救火。周一鸣的公司擅长做背调,便负责背调工作。林绍涛和周一鸣斗起嘴来,和三岁小孩无异。简艾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,四人也因为此事捆绑一起。随后周一鸣回到公司,召集风控部门开会,叮嘱下属务必谨慎小心。贾宽回家下面给刘映霞吃,刘映霞已经知道林绍涛要插手的意图,所以她让贾宽转告林绍涛,她自己能解决好这件事。

  第二天,刘映霞约谈孙伟达,将重新修改的协议给他看。孙伟达不满意,拿出另一份协议。刘映霞看完,明显发现孙伟达像是在讹诈,两人*后没谈拢。另一边,简艾也和贾宽在联系徐先生,给他看了一份引导机制。本来徐先生还犹豫着不想签,直到林绍涛出面,他才决定签字。双发在各自努力着解决这件事,刘映霞这边屡屡碰壁,约谈结果并不如意。简艾这边则相反,约谈过的人*后都签了字,林绍涛的出现为此事助力不少。

  简艾却觉得林绍涛只是想看看自己还有没有工作能力,她总是曲解林绍涛的好意。贾宽自知不太适合坐旁边听他们的对话,识趣地到另一桌吃饭。简艾把这两天的工作结果交给刘映霞,她下一步想找孙伟达等人。刘映霞却表示自己已经和孙伟达谈好条件,之后他们不会再闹事。简艾反问她,如果这是孙伟达的诱饵,让刘映霞开出条件后继续闹事,届时刘映霞又该如何自处。说事事来,陈晓晓黄慌慌张张来汇报,孙伟达果然带人在闹事。

  他们闹事的时间特地选择了周一,很多上班族本来在周一时就带着一些情绪。公关部那边的**次舆情监控已经出来,姜楠说关注度直线上升,一旦发酵为公众事件,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楼下的简艾和刘映霞寡不敌众,贾宽急匆匆闯入林绍涛的办公室说,孙伟达正在楼下对刘映霞和简艾进行围攻。林绍涛终于坐不住了,立刻下楼解决问题。他一出现,众人的情绪便没那么激动了,老老实实坐下来听林绍涛的解释。

  林绍涛所说的话,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他保证VG在彻底完成本土化改革之后,将会以一个全新的姿态欢迎大家的回归。很多人被说动,都主动交了各自的工牌。

  除了孙伟达几个,其他的员工都上交工牌。孙伟达非常地生气,要和林绍涛闹个鱼死网破,却没想到自己情绪激动,突发疾病。林绍涛冷静地让贾宽去拿除颤器,同时对孙伟达进行心肺复苏。120救护车前来,把孙伟达带走。今天林绍涛做得非常好,既扭转了局面,又提升了公司形象,*重要的是顺势把本土化改革进行公开。林绍涛怀疑此事是内部人干的,因为利用优化案来找茬,显得迂回了,如果是外部人,可以有更多的方法来对付自己。

  周一鸣查过VG的员工,都没什么问题,除了孙伟达,相关资料显示他要移民。贾宽觉得正常,因为孙伟达的老婆早些年就已经移民了。周一鸣继续说,有可能是VG总部搞的鬼。不管怎样,贾宽和周一鸣都和林绍涛共进退。

  很快,林绍涛去找安迪,同他下了一把盲棋,安迪输得彻底。林绍涛把话摊开说,显然已经没有了下属对上司的尊重态度。安迪解释说,整件事情他没有参与其中。中国人有中国人的传统,西方人自然也有,安迪只能提示这么多,聪明如林绍涛,听出来安迪的确没有参与此事。他为自己刚才的态度向安迪道歉,刚才的针锋相对瞬间就消失了。

  零反悔和零纠纷,说明这次员工大闹一事解决完美,刘映霞说网上清一色都是对林绍涛和VG公司的赞扬,不过也有人表示会对他们继续进行监察。简艾敏锐地听到了“监察”二字,她随即去找林绍涛,告知他关于监察者的工作。当晚,林绍涛和简艾分别在家加班,通了电话之后,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人,此人很有可能就是总部派来的监察者,专门针对林绍涛和本土化改革。

  安迪也知道,总公司所谓的监察者,应该就是自己身边的秘书—艾达。林绍涛没有主动约艾达,她却率先约林绍涛到天台。她承认了自己监察者的身份,也认同林绍涛的本土化改革,只是迫于总公司那边的压力,所以她才会作为监察者,对林绍涛进行一次压力测试。姜楠和林绍涛汇报完工作却不走,林绍涛知道她在等着自己的邀请函,便把暖房仪式的邀请送给她一份。

  简艾也收到了邀请,林绍涛在邀请函上表示此次聚会有两个目的,一个是暖房,一个是讨论下一步工作的安排,也算是给简艾一个台阶下,就看她愿不愿意去了。林绍涛打电话给贾宽询问简艾的反应,贾宽以为简艾不会去参加,让林绍涛趁早打消期待。后来贾宽还询问了刘映霞,刘映霞也觉得简艾多半不会去,她毕竟是要离开VG的。而刘映霞这次决定前去参加,也是因为林绍涛帮了自己许多忙,加之她对本土化改革也很有兴趣。

  姜楠和林绍涛已经提前下班,在准备聚会事宜,林绍涛让姜楠看着办摆六七套碗筷,他自己则抽空通知物业,不要拦截前来聚会的人。

  先来的是刘映霞和贾宽,林绍涛给他们开门,没看到简艾,他眼里闪过一丝失望。随后而至的是慧子和周一鸣,林绍涛抢着去开门,还是没能看到心心念念的简艾。六人一起忙活,林绍涛恍惚好像又听到门铃声音,他忙不迭跑去开门,门外却空无一人。他回到屋里,其他人一脸诧异地望着他,林绍涛尴尬地表示自己听到了门铃声。时间差不多了,林绍涛让他们开始动筷,简艾就在此时打电话过来了。

  她已经到了地库,但是上不去,林绍涛赶紧说下去接她。周一鸣和贾宽,竟也跟着下去凑热闹了。简艾给林绍涛送了一束花,贾宽将林绍涛推上前,林绍涛顺势拥抱了简艾。姜楠不小心被做好的鱼泼了一身,刘映霞让她去换了一件林绍涛的衣服。等林绍涛他们把简艾接上来,看到姜楠套着林绍涛的外套,顿时有些尴尬。慧子哪壶不开提哪壶,不是说姜楠穿林绍涛的衣服有男友风,就是提起了林绍涛和简艾离婚一事。

  眼看局面越发尴尬,林绍涛和贾宽立即以拿酒为由,把周一鸣拉进藏酒室,指责周一鸣的慧子说话不过脑子,周一鸣替慧子道歉,保证等下要管好慧子。他们在藏酒室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,简艾很了解林绍涛,预测了他出来以后敬酒的顺序。林绍涛出来后,敬酒顺序和套话,果然和简艾说得一样。轮到简艾的时候,她先是表示了感谢,然后说出自己即将要辞职的事,这次来,她同时也为了跟他们告别的。

  话毕,简艾就以约了人为由很快离开,连菜都没吃。她一走,林绍涛脸上的喜色瞬间就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怎么也消不掉的难过之色。慧子对简艾的印象就一个酷字,周一鸣赶紧让她千万别学简艾。贾宽和刘映霞躺在床上,回顾今天的事,贾宽觉得林绍涛跟简艾过这么多年不容易,而刘映霞不一样,她反而觉得是简艾不容易。第二天上班,简艾告诉林绍涛,自己的确对本土化改革构想很感兴趣,可她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。

  安迪挽留她,简艾也拒绝了。直到安迪拿出一个信封,里面有一张任命书。贾宽想说服林绍涛把行政部让给人事部,林绍涛自然没有同意。为了避免林绍涛挑拨他和刘映霞之间的矛盾,贾宽赶紧夹着尾巴跑了,当作今天没有提过此事。很快,总裁办任命简艾为行政总监的邮件抄送到各位员工的邮件中,行政部那边热闹得很。人事部以此为谈资津津乐道,刘映霞开门出去呵斥。贾宽也看到了行政部那边热闹的场景,他过去打听一番。

  刚打听到消息,贾宽立即去找林绍涛,一把夺下他手中的手机。贾宽说,行政部现在既不会归于人事部,也不会归于运营部,他不用再夹在林绍涛和刘映霞之间为难。现如今,行政部直接来了一个新的总监。

  林绍涛一开始不相信行政部设立了新的总监,贾宽便说出了简艾的名字,林绍涛心头涌起一股怒气,将贾宽轰出去。刘映霞和简艾约好,晚上一起去吃饭。贾宽拉着垂头丧气的林绍涛起来,下了班跟周一鸣聚一聚。结果林绍涛一晚上都没怎么说话,贾宽解释了以后,周一鸣总算听明白了。原来此前林绍涛介绍简艾去总裁办,被她当场拒绝后,却又接受了安迪的任命成为行政部的总监,这让林绍涛有些不高兴了。

  与此同时,刘映霞也在另一处地方和简艾吃饭。刘映霞推测,安迪能够设立这个职位,肯定是有他的用意。她询问简艾,行政部后续的工作是不是有调整。简艾也不太清楚,总之她是接下这个任命,暂时不会离开了。林绍涛让贾宽晚上回去好好跟刘映霞打听,看看简艾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。第二天,贾宽无奈地告诉林绍涛,自己实在没从刘映霞那儿套出点什么有用的消息。林绍涛只好去问简艾,可到底还是没问出口。

  眼睁睁地看着简艾和路尘去吃饭,林绍涛吃醋不已。林绍静再次怒气冲冲地来找林绍涛,不容置喙地让他上车。路尘找简艾吃饭其实是有事,他爸爸和武清认识多年,彼此又都是单身,路尘有意撮合他们。简艾虽然不反对这件事,但她不赞成这么快。谁知路尘说,*近父亲陪武清一起去参加活动了。林绍静知道弟弟喜欢吃一家饭店饭菜,她特地把这家饭店买了下来,林绍涛随时都可以过来吃饭。

  林绍静表示,自己欢迎像VG这样的巨头实行本土化改革,但林绍涛不能就此乱来。上次扰乱渠道后,大家都对林绍涛非常警惕,他甭想用贴牌或者倾销的方式占据低端市场。如果林绍涛不听劝,成康、创达等公司都会向他发难。林绍涛不以为然,而林绍静言止于此。此外,林绍静还告诉弟弟,自己*近和武清见了一面,并答应了她一件事。晚上简艾回到家,在家里转了一圈,没有发现武清的身影。

  林绍涛昨晚失眠,今天上班有点晚了,姜楠给他打电话汇报工作。看到简艾带着几个女孩进入了会议,不久后姜楠就收到邮件,赶紧让林绍涛来公司,那些女孩是行政部给各个部门安排的协理。林绍涛立即驱车前往公司,路上还在抓紧时间给姜楠安排工作,禁止协理查阅运营部的材料,手下员工不能与协理有任何接触。简艾看到林绍涛来上班后,主动上前邀请他谈谈,被林绍涛拒绝。慧子找到了新工作,高兴地同周一鸣分享这个好消息。

  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电话,周一鸣露出疑惑之色,但还是接了。刘映霞在家加班工作,贾宽想凑上去看,被刘映霞打发走了。陌生号码打来的是一个女人,约周一鸣在一处地方见面,周一鸣驱车前往。

  康茹是总公司那边的人,周一鸣现在的公司算是总公司的下属公司。除了谈工作以外,康茹告诉周一鸣说艾米会来中国待一段时间。周一鸣显然不知道这个艾米是谁,康茹提醒说艾米是他们的女儿。周一鸣直接愣住,连慧子打来的电话都忘记接了。刘映霞将第二批人选的相关资料交给简艾,顺便问起**批协理如何,听说各个部门都不是很欢迎协理,甚至还有人为难她们。至于林绍涛,就更加让人捉摸不透了,事到如今,他也没有任何的表态。

  简艾觉得无所谓,她本来就是来工作,而不是来交朋友的。林绍涛看得出来,如果协理安排得当,那么整个公司的各个部门将会被串起来,像提线木偶一样任人摆布。明面上运营部管着各个部门,可一旦和行政部发生分歧,该听哪一边的就不太好说了。得知林绍涛想对付简艾,贾宽惊讶不已。而林绍涛这么做,是为了避免冲突。随后林绍涛去打听简艾的口风,可简艾只是笑笑说,不久之后他就会得知是派哪个协理去运营部了。林绍涛一无所获,空手而归。

  林绍涛让姜楠安排与程烨等人见面,地址定在老地方。程烨他们对林绍涛的工作都表示同意,接下来的工作任重而道远,他们都会严格遵守规定。只是没想到,会议开到一半,简艾作为不速之客上门要求旁听,众人很快都离开,留下了林绍涛和简艾。林绍涛询问简艾兼任协理,同时担任行政部总监目的。简艾兼任运营部的协理,她本以为自己能缓和当下的局面,林绍涛却觉得自己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,尤其是对方是简艾。

  心情郁闷的林绍涛独自在网球场打球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,自己竟然会和简艾成为对手。安迪出差回到工作,**场饭,是和林绍涛一起吃的。林绍涛让安迪在他和简艾之间选择一个,安迪不仅没有给出答案,还断言林绍涛不会提出这个选择。一旦提出,相当于林绍涛就失败了。安迪给了林绍涛很多权限,任他进行本土化改革,可总公司那边对他也有要求,所以安迪只好安排了协理,像是给林绍涛戴上了镣铐,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他的行为。

  林绍涛知道是贾宽告诉简艾说他们在茶馆开会,斥了他几句。现在协理是不可能撤了,就看林绍涛的态度。林绍涛决定在具体标准出来前,什么态度都不表示。刘映霞约简艾去楼下咖啡店聊事,当她拿出医院的化验单时,简艾也很以外,没想到刘映霞在这个节骨眼怀孕了。简艾自己都还没弄明白,所以无法给刘映霞一个好的建议。两人回到公司,正巧遇上贾宽,刘映霞吓得把文件弄掉在地,生怕贾宽看到,她和简艾声东击西,没让贾宽发现化验单。

  林绍涛安排姜楠给协理那边送去一些不太核心的资料,表明配合协理的工作,但也不要太主动。

  姜楠把文件送到林绍涛的手上,看着手中的文件,林绍涛很是诧异,他再次和姜楠确认,这份文件确实是简艾让她交给自己的。文件里夹着一张化验单,显示化验者已经怀孕。林绍涛情绪复杂,他以为简艾怀孕了。就连刚刚说好要和贾宽周一鸣去吃饭,他都直接不去了。新协理的工作全部都汇总到简艾那边,她相当于边做边教,忙得飞起。林绍涛心事重重,去看了几眼忙碌的简艾,然后被眼尖的贾宽发现。

  林绍涛去找刘映霞了解简艾*近的情况,刘映霞以为他是问工作上的事,便如实说简艾*近很忙。林绍涛把话题引到简艾的身体状况上,试图让刘映霞以朋友的身份劝说简艾休息一段时间。刘映霞没有答应,反而让林绍涛自己去劝。康茹查看完赛尔的工作,对周一鸣表示赞扬,她此次回来不会对公司的架构进行任何的调整,更不会插手周一鸣的工作。林绍涛想了好久,再次去简艾的办公室外看着她,看见她喝水不慎,心里一揪,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,郁闷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  康茹要求周一鸣不管用什么办法,都不能让慧子影响到她和艾米在北京的生活。近期她将去上海一段时间,希望回到北京以后,周一鸣已经处理好他的私事。刘映霞不解林绍涛为什么想让简艾休息一段时间,贾宽随口说了两种可能,其中一种可能是怀孕休产假。贾宽原也就是随口说说,没想到听者有意,刘映霞不禁觉得有些奇怪。贾宽还聊起了孩子的事,刘映霞心里忐忑不安,总觉得贾宽是不是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  她打电话给还在加班的简艾,简艾信誓旦旦地说化验单在她这里,贾宽不会发现。周一鸣找了一个借口,让慧子去舞蹈领域深造,正好让她离开三个月。慧子并未起疑,认真地思考要不要去。林绍涛看着那张化验单,心情复杂无比,他打电话给周一鸣和贾宽两人,想把他们约过来,贾宽没空。同样有心事的周一鸣倒是很快赶了过来。两人喝酒诉衷肠,然后在一张床上睡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起来斗嘴,完了各自上班去了。

  林绍涛给刘映霞发了一封邮件,让她从人力资源角度全面协助行政部的工作。刘映霞将此事告诉简艾,简艾误会了林绍涛的意思,跑去他的办公室发脾气。她认为林绍涛一如既往,打着为自己好的旗号,做着让他自己感动的事,却始终不知道简艾究竟想要的是什么。林绍涛很是难过,*终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,他要离开VG,给自己放一个长假。他将这个决定告诉了刘映霞,刘映霞的一番劝说,还是没能改变林绍涛的决定。

  一旦林绍涛离开,简艾的处境会变得十分尴尬,而林绍涛始终认为,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她好。他让刘映霞下午就给自己办离职手续。

  简艾刚知道林绍涛要离职的消息,就被安迪叫过去。他也收到了林绍涛的邮件,得知他要离职,安迪当然会劝他留下来,但同时也想了解他为什么这么突然要离开,所以他需要简艾先去跟林绍涛聊一下。一聊才知道,林绍涛误以为她怀了别人的孩子,他无法面对,所以打算离职。简艾顿时明白他误会那张验孕单是自己的,不过她并未急着解释,随口扯了谎。不成想,即便是别人的孩子,林绍涛也愿意和自己复婚,一同养育这个孩子。

  简艾知道林绍涛是认真的,她不再瞒着林绍涛,老实说自己没怀孕。林绍涛很意外,追问她那张验孕单是谁的,简艾没有说。不过林绍涛还是猜到可能是刘映霞怀孕了。第二天上班,林绍涛把贾宽叫上天台说此事。贾宽的态度很明确,如果刘映霞真怀了,绝对要说服她生下来,别的事都可以惯着,怀孕这件事绝对不能惯着。贾宽越说越激动,就要跑去质问刘映霞,被林绍涛抱住劝说,贾宽这才冷静。等晚上下了班,他在家里和刘映霞讨论此事。

  刘映霞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怀孕生子,一旦怀孕,总监的位置便不会再是自己的了。贾宽很生气,拿起衣服就离开了家,一直都没回来。刘映霞给他打电话显示关机,她非常担心贾宽会干傻事,便接连给周一鸣和林绍涛打电话,得知贾宽都没去找过他们,也没跟他们联系过。林绍涛问清楚以后,起身和周一鸣去找人,简艾也去刘映霞家里陪她。四人见上面以后,分成两队出去找人。周一鸣和刘映霞去烧烤店,林绍涛和简艾去了公司。

  林绍涛经常和贾宽去公司的天台上,所以他觉得贾宽有可能在天台上,但林绍涛上去找了一圈并未见贾宽的身影。另一边,周一鸣和刘映霞在烧烤店也没找到人。刘映霞焦急如焚,问简艾为什么要告诉贾宽,简艾表示自己没有说,是林绍涛说的。为着怀孕没有告诉贾宽这个问题,简艾倒先和林绍涛吵起来。贾宽开了机,给刘映霞回电话,却并未透露自己现在在哪儿。确认贾宽现在是安全的,林绍涛和周一鸣劝说刘映霞和简艾先回去休息。

  万耀明回到北京,找林绍静一起打球,并邀请她去参加今年的论坛。他们聊到林绍涛扰乱市场一事,而这回,不管林绍涛是搞补贴还是定向那一套,都免不了倾销的嫌疑,以及不正当的竞争,涉嫌破坏规则。如果林绍涛真这么做,万耀明会联合几家有影响力的公司,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调查,林绍静竟然也把成康公司算作其中一个。万耀明已经给林绍涛送去一份邀请函,但因为他们之间有过小摩擦,不知道林绍涛是否会赏光,所以万耀明想让林绍静出马。

  林绍静很了解林绍涛,他一定不会拒绝的。姜楠猜测林绍涛的后招,不愧是跟了林绍涛很久的人,到底还是猜出了林绍涛的计划。

  简艾带着好几个协理,飒爽地走进食堂,径直走到林绍涛的面前,把阵仗搞得很大,还给林绍涛和这些美女协理拍照留念。简艾之所以这么做,是想让林绍涛告诉她真正的计划,食堂里人多嘴杂,林绍涛让她下午两点去自己的办公室细聊。贾宽回来了,还带回刘映霞的爸妈,刘映霞忍着怒气将他叫到房里,斥责他将自己的爸妈带来北京,她甚至气急败坏地逼着贾宽二选一,如果想要孩子,就先把婚离了。

  简艾去到林绍涛的办公室,林绍涛老老实实奉茶道歉认错。现在的问题是各个部门对协理都很抗拒,而林绍涛毕竟不能朝令夕改,只能先这么着。至于林绍涛的真正计划,他并没有急着告诉简艾,反而是问她对接的是安迪还是总裁办。简艾还没回答,林绍涛就已经确认是总裁办,他可以告诉简艾,整件事都是安迪的阴谋,所以他不能把项目计划告诉她,报告和评估他可以不做,也可以不交给简艾审核。

  刘映霞的父亲,不同意她打掉孩子,母亲也柔声劝说她留下这个孩子,刘映霞十分为难。贾宽生怕她朝自己发火,收拾行李先去林绍涛那儿住几天,顺便跟他诉说自己的家事。慧子暂时不想去参加舞蹈培训,周一鸣对她提出了分手,当晚拖着行李去了林绍涛那儿。父母照顾刘映霞,饭桌上再度提起孩子一事,说得刘映霞心情烦躁。贾宽寄人篱下,只得对林绍涛有求必应,下厨给他煮了一锅饺子。

  两人刚吃完没多久,周一鸣就来了,他也没吃饭,贾宽再次煮了*后一包饺子。林绍涛和贾宽两人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,周一鸣只说自己和慧子分手了,但也不是全分,可以算作半分。这话让两人一头雾水,继续追问他,周一鸣不愿意说更多,林绍涛开玩笑不让他住,周一鸣放话说这几天的花销全记他的账上,林绍涛立刻改变态度,让贾宽拿着扫把去把客房打扫干净,让周一鸣住进去,贾宽一肚子憋屈。

  中午吃饭时,贾宽求着林绍涛帮忙把在角落里吃饭的刘映霞叫来。林绍涛便以上级的身份让刘映霞坐到他们这桌来,说是有工作上的事跟她说。刘映霞心里一百个不愿意,奈何林绍涛是她的顶头上司。本来也是被迫的,林绍涛也没能说出什么具体的工作,再加上刘映霞一脸严肃,一丝不苟的模样,林绍涛觉得自己再说什么,都是多余,而且越说越离谱,索性以等会要开会为由离开,留下贾宽和刘映霞两人单独在一桌。

  贾宽也没多说什么,先是跟她道歉,然后把自己满满当当的饭盘推到她面前,叮嘱她多吃点,然后就走了。康茹告诉周一鸣,艾米即将来到北京,希望他已经把他的事处理好。周一鸣有怨气,又不是找不到艾米的生父,何苦要纠缠自己,康茹说艾米的生父已经组建了家庭,她不想去打扰。

  周一鸣一直以来营造的人设,都是靠康茹才得以完成的。原来所谓的孤身一人闯荡国外、靠自己努力辛苦创业、拥有了现在的财力和地位,都是刻意精心营造的。在遇到康茹之前,他不过是一个在小型证券交易所里的业务员。当时遇到了怀孕的康茹,周一鸣答应冒充孩子的生父和她假结婚,才换得了今天的成就和地位。康茹笑着提醒他,一个人不能忘本,更不能因为谎话说多了,就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了。

  简艾听取下属的工作汇报,让她重点调查赵宇豪、宋颖和程烨三人一个月内的会客行程和工作总结。林绍静不请自来,但这次她找的是简艾,而林绍静之所以找她,是希望她能帮自己劝林绍涛不要去参加这次水镇的行业论坛。林绍静之所以不自己去,是因为她觉得林绍涛更容易听简艾的话,自己去只是适得其反。姜楠向林绍涛汇报,原本有意向的采购方,态度突然变得模糊起来,而且抬高了报价,他们的扩大采购链可能会受阻。

  简艾回到公司,正面遇上林绍涛,还没来得及跟他说话,简艾就被安迪叫去了。安迪希望简艾能帮自己劝劝林绍涛,本土化改革需要制定新的方案和进行新的部署。他指的是行业论坛,*好不要输得太难看,有更多的方案,稳妥一点会更好。简艾便去找林绍涛,可从姜楠那儿得知他已经出去了。林绍涛提前下班,回家把贾宽那些原本要留着给刘映霞做的菜全给嚯嚯了,贾宽崩溃至极。不过林绍涛和周一鸣还算有良心,给刘映霞留了一份并送了过去。

  简艾晚上打电话确认林绍涛的行程,林绍涛果然订了明天的机票飞水镇。简艾也定了一班飞机,比林绍涛早到了酒店。两人交谈了一会儿,林绍涛似乎胜券在握,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在论坛上被围堵和针对。万耀明得知姜楠来水镇,特地约女儿吃饭,姜楠爽快答应,但要求只谈私事。结果万耀明因为工作的原因,足足来迟了一个多小时。姜楠一直跟着林绍涛,在自己老爸面前也是极力维护林绍涛,十分认可他的决定策略。

  万耀明看到自己的女儿一口一个涛总,心里有些吃醋,问她打算什么时候回傲君创达帮自己。姜楠反问他,把林绍涛招进傲君创达是不是更好,万耀明闻言哑然失笑。行业论坛开始后,林绍涛携简艾等人进入会场,被林绍静看到后叫了过去,几人一起合影,然后好几个记者蜂拥上来问问题。林绍涛言简意赅地说了一些客套话,然后把皮球踢给林绍静,林绍静又把皮球踢给万耀明,然后把林绍涛和简艾拉走谈话。

  林绍静说万耀明他们已经把林绍涛的路都堵死了,就等着看他在论坛上丢脸。林绍涛依旧是那副笑意满满的样子,丝毫不担心。而姐夫则比较相信林绍涛,相信他肯定已经有奇招。

  刘映霞遇见周一鸣也在水镇,不禁有些意外,他看起来像是在等人的样子,可他矢口否认。两人一起去找林绍涛和简艾吃饭,贾宽居然也来了,刘映霞看到他之后,脸瞬间垮下来。众人随即问起慧子,周一鸣撒谎说她上课忙,无法前来,话刚说完,慧子就来了。看这阵势,贾宽应该是周一鸣安排来的,而慧子是林绍涛安排来的,目的都只有一个,都是想让他们之间趁着水镇行这次机会,好好地和彼此沟通一下。

  吃完饭后,林绍涛留下周一鸣和慧子,先是跟周一鸣谈工作的事,他打算把周一鸣成立的那两个技术公司,并到他的技术中心来,而且需要周一鸣在前期加大投资,撬动投资行业。就这赔本还不知道赚不赚钱的买卖,周一鸣还是选择相信林绍涛,看两人的兄弟情谊上答应了。工作已经谈完,林绍涛很快离开,留出时间给周一鸣和慧子独处。慧子能来水镇,周一鸣还挺意外的,两人默契地不再提起之前分手一事。

  简艾今天大概知道了林绍涛的工作计划,他是想把各个部门都联合起来,虽然这么做有一定的好处,但简艾还是提醒林绍涛,联动意味着铁索连环,如果某个有权限的人从中叫停,那么林绍涛的整个计划就被搁浅了。行业论坛进行到尾声,万耀明再次给林绍涛送来一个邀请,邀请他在闭幕式上致辞。起初林绍涛讲的还算是客气,后来慢慢指出目前通讯行业存在的弊病,一针见血,字字尖锐,宣布VG会反攻的事实。

  林绍涛还强调,VG与本土化企业不是对手,在未来更有可能成为携手并进的战友。*主要的是,和VG签约的公司,大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,但却十分庞大的公司,基本上都不在万耀明的高朋之列。安迪现场直播看到林绍涛在台上发言,*终下定决心,给各部负责人发了一封邮件,批准实施协议。几乎是在林绍涛发言的同时,简艾给下属下达工作,新闻稿等同时发布,林绍涛的致辞到了尾声,新闻稿也发出来了。

  林绍涛这一役打得非常漂亮,至少在气势上,他就碾压了对方。为了庆祝,林绍涛特地跟安迪请示,让他和简艾他们几个在水镇休假两天。过后两人一起逛水镇,林绍涛拉着她进月老庙,说了一番肺腑之言。简艾告诉他,离婚不是一件美好的事,而离开林绍涛,是简艾做过的*艰难的决定。她如今也意识到,自己当初执意要离婚,实在太过自私,如果以现在的处境来看,她不太会离婚。为此,简艾诚挚地对林绍涛说对不起。

  简艾没想到,他们有一天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思考问题,或许这就是离婚给他们带来的积极意义,分而却不怨。贾宽也拉着刘映霞进入月老庙,听到他们的声音,简艾赶紧把林绍涛拉进庙里躲着,然后恰好听到贾宽说林绍涛离开简艾后的悲苦生活。

  林绍涛和简艾躲在月老庙里听到贾宽和刘映霞的对话,话里行间还说到了他俩,他们对简艾和林绍涛离婚一事所持的态度不同,也各有各的道理,所以都没说服彼此,就到一旁写许愿牌去了。随后慧子和周一鸣也来了,刘映霞觉得丢人,立刻把贾宽拉进月老庙,赫然看到简艾和林绍涛也在,惊讶之余又不得不安静一些,免得被周一鸣和慧子发现。慧子和周一鸣的对话,也离不开贾宽夫妇和林绍涛、简艾,他们都有所思考。

  当晚,三对一起逛夜市,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一些。刘映霞和贾宽之间有了一次心平气和的对话,刘映霞看得出来贾宽是真的想要孩子。他还表示,即便没有孩子,他也愿意和刘映霞携手走过一生。至于周一鸣和慧子,则饶有浪漫兴致地在筒子楼跳舞。林绍涛和简艾,在桥上放孔明灯,简艾情不自禁地依偎在他的肩膀。第二天,周一鸣却不辞而别,慧子打他的电话也是关机状态,她担心地询问林绍涛和贾宽。

  周一鸣给她回了电话,说是自己有急事正在往回赶,不能再陪他们一起玩,却只字不提康茹给他打来电话的事。艾米已经抵达北京,着急见他,所以康茹才打电话让他赶回来。他敲开酒店的房门,康茹将艾米带到周一鸣的眼前说,他就是她的爸爸,周一鸣尴尬地打了一下招呼。虽然周一鸣不是艾米的亲生爸爸,但对于不懂世事的艾米,周一鸣还是竭尽所能地带她玩,尽好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,艾米和他玩得很开心。

  慧子却很难过,因为自从周一鸣不辞而别回北京之后,慧子给他打电话,都是关机状态。准备回北京那天,贾宽去帮刘映霞收拾东西,刘映霞的态度又变回那样,昨晚上的谈话并没有实质性地解决两人之间的问题。刘映霞至今还是不想要孩子,因为她知道自己一旦当上全职妈妈,再回职场就很难了。她除了是贾宽的老婆和孩子的妈妈,她还是一个职场人,总而言之,她所有的不安都是因为贾宽的能力不足以撑起这个家。

  语言有时候是苍白的,但贾宽还是和刘映霞保证会努力工作,给她足够的安全感。康茹告诉周一鸣,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,他必须要抓紧时间让艾米对父亲这个身份死心,然后老老实实跟她回美国。因为工作的关系,林绍涛和贾宽他们先回北京,慧子没有回去,说是要在这里等周一鸣。康茹再一次对周一鸣步步紧逼,周一鸣答应她会尽快处理好,但也希望康茹答应自己,不要把自己在美国的事告诉慧子。

  武清给简艾打电话,让她来一趟医院。简艾便让林绍涛送自己去医院,她拖着行李进入了医院,意外地看到武清正在喂路叔叔吃东西。她本无意让他们发现,路尘打水回来,叫了她的名字,简艾这才现身走进病房。后来武清告诉简艾,路尘的父亲能为了自己把命豁出去,所以她也决定了。

  简艾觉得武清刚从一段感情走出来,现在又和路叔叔谈感情,太快了不好。武清自知劝不动她,也没再说什么。路尘开车送简艾回家,在路上竟听说他爸已经和武清领证了,现在正在筹备婚礼。简艾无语至极,武清竟然没把这么大的事告诉自己。路尘在网球场旁边也订了场地,他主动来找林绍涛打网球切磋,林绍涛对他没什么好印象,答应和他切磋,如果路尘赢了,林绍涛跟他走一趟。如果输了,路尘就离开这里。

  一番比试下来,两人汗流浃背,路尘打球的技术显然没有林绍涛好,但他还是跟着路尘去了。老同学阎帅从国外回来,他联系简艾,邀请她出去吃饭,还别有心裁地给她买了一束花。路尘带林绍涛去见武清,武清对林绍涛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说服简艾同意自己和老路成家,不仅如此,还要将她带到酒席上。阎帅得知简艾和林绍涛离婚了,他立刻表示,从毕业后到现在,他一直是单身,简艾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
  吃完饭后,阎帅送简艾回家,临下车时他叫住简艾,却只是说了一句晚安。饭桌上,刘映霞一听到他们提孩子,就莫名地烦躁,她冷漠地让贾宽不要再往这儿跑,同时答应自己,生完孩子以后两人办离婚。周一鸣抽空给慧子打电话,但一直打不通,艾米穿了一件新衣服过来开心地问他好不好看。周一鸣强打精神应付她,本来要跟她说那件事,不知怎的话题跑偏,两人聊得兴起,被一脸怒容的康茹打断,厉声让艾米回房睡觉。

  周一鸣的优柔寡断,让康茹非常生气,如果他再继续这样,康茹威胁说一直带着艾米在这里住下。刘母进房,试图开导刘映霞,离了婚以后不好再找,这些话刘映霞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,母亲仍然喋喋不休,她索性让母亲回屋睡觉。周一鸣一直联系不上慧子,面对林绍涛和贾宽的询问,周一鸣却没跟他们说自己的事,只是闷头喝酒。林绍涛说他自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,周一鸣这才把自己和康茹的事告诉了他们。

  周一鸣喝了很多酒,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都说了出来,林绍涛和贾宽**次见到他这种痛苦的样子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周一鸣喝醉后,两人一起把他搬上床。阎帅和各个从美国过来的同事就林绍涛进行探讨,显然他们是VG美国公司派来的,目的就是为了揪林绍涛的错。更何况阎帅喜欢简艾,他就更恨不得把林绍涛踩在脚底了。阎帅故意在他们面前说林绍涛在出卖VG的战略利益,他说这番话,没有任何的依据和证据,只是因为直觉。

  第二天上班,安迪告诉林绍涛说自己要回美国述职,美国总部那边对本土化改革仍然存在顾虑,这应该也是他被召回的原因之一。很快,相关的通知就发到了各部门负责人的邮箱里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×

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